<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

        網站首頁 > 資訊

        喚醒中國的“喜劇人口”,靠一個李誕遠遠不夠

        來源:鈦媒體  時間:2018-09-30 10:09  字號選擇:

        早前曾與這檔節目“為敵”的李誕,在這個9月登上了《奇葩說》第五季的導師臺。


        這季開播前,《奇葩說》粉絲們小小騷動了一番——李誕曾在《吐槽大會》中公開吐槽《奇葩說》“是一檔過氣節目”,如今卻接了馬東的通告?!


        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同為語言類網綜,《吐槽大會》與《奇葩說》這兩家節目組的卡司們早就有不少“神交”了。


        辯手姜思達來過《吐槽大會》吐槽薛之謙,李誕也曾參加過米未的另一檔節目《飯局的誘惑》;在微博上,你會翻到李誕與馬東的自拍合影;在訪談節目《十三邀》中,他們的真誠溫和與商業頭腦,也都曾讓許知遠無言以對。


        é???????????èˉ????????????¥?o??????????@???èˉ????

        馬東和李誕(圖片來源:微博@李誕)


        登上導師舞臺,再次一次證明了李誕的名氣。而與央視主持人出身的馬東不同,李誕的成名與一檔脫口秀網綜有關。


        在節目播出的兩年時間里,作為編劇和脫口秀演員的李誕已經成長為具有辨識度的導師型藝人。李誕所屬公司笑果文化聯合創始人、CEO 賀曉曦對鈦媒體說,“李誕代表著脫口秀這個行業的邊界”。


        近一兩年,脫口秀這種喜劇形態在年輕人中間的流行,和李誕身后的這家公司“笑果文化”有不小的關系。笑果曾經花了一年時間,打造了爆款綜藝《吐槽大會》并完成了編劇團隊的組建。


        在《吐槽大會》走紅的前前后后,笑果做的事都與脫口秀等年輕化喜劇有關。從《脫口秀大會》、《周六夜現場》到線下演出品牌“噗哧”,越來越多的脫口秀演出被排上日程,越來越多像李誕那樣有趣有料的編劇走向了臺前。


        很多人都已經很難分清,有魅力的是李誕本人,還是這群喜劇從業者們所代表的生活態度。


        “保持好笑”


        梁海源是《周六夜現場》(下文簡稱:SNL)的編劇之一。


        給綜藝節目做編劇并不容易。有一回,因為編劇設定的題材“太諷刺”,嘉賓不愿意演,稿子被臨時取消必須重寫。他和他所在小組成員們在酒店樓下徘徊,不敢回去面對寫稿的現實。


        “那一刻幻想自己是樓下一名普通而幸福的保安。”梁海源在節目正式收官之后,發微博回憶了參與制作的日日夜夜。


        這是 SNL 這檔美國老牌綜藝進入中國的第一年。優酷花了超過1億人民幣買下版權,由笑果文化的內容團隊參與劇本編寫、組織調度。與曾經爆紅過的“處女作品”《吐槽大會》不同,SNL給這家公司帶來了新挑戰:寫出演出來也好笑的劇本。


        SNL,在美國代表著一種國民級的喜劇現象,至今已播出了43季,形式囊括情景劇、MTV、新聞聯播。


        遮擋欄目最大的特點,惡搞起嚴肅話題來毫無下限,為深夜無聊睡不著的民眾帶來了無數歡樂。在微博搜索#SNL#,播放量最高的一段視頻是卷福扮演者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穿著背心褲衩、腰間掛著木棒來上門維修,并對女主人們自稱帶來了“粗壯的木頭”。


        喜劇是荒誕的,深夜喜劇 SNL 更是將美式荒誕發揮到極致,盡管在中國觀眾看來,它大膽、匪夷所思,甚至有些無厘頭,但放在美國的喜劇土壤中,它是最自然的產物,如今,《周六夜現場》來到了中國,必然面臨文化上的水土不服及本土化等問題。


        沒有了《吐槽大會》在語言上的沖擊力,SNL的喜劇效果是表演式的,比如女權話題成為熱點,在張雨綺那一期,就用小品的形式玩性別反轉,對電視劇中的爛俗梗進行了調侃,具有霸道總裁氣質的張雨綺對男下屬說:“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SNL??-????? é?¨???

        SNL中的張雨綺


        SNL不僅是一個品牌,也是一套嚴密的喜劇制作方法。


        這套方法在美國運行了四十幾年,在來到中國的第一年,編劇們也是在摸索中創作——全班人馬都是被《吐槽大會》訓練出來的編劇。


        畢竟,寫劇本對編劇的要求比寫段子更高了,為了跟上時效熱點的節奏,SNL 對編劇的要求是,在一周之內,貼合嘉賓和熱點,給出下一期的劇本。


        笑果文化 CEO 賀曉曦對鈦媒體透露,SNL幕后團隊要復雜的多。


        “除了固定的24位演員卡司,SNL還設置了200多位服裝和道具導演,他們負責讓演員和主持人的服裝,現場的布景達到電影的水準,比如曾在小品中短暫出場的美人魚,它的尾巴就是純手工縫制的。”發布在「噗嗤」公眾號的一篇文章這樣寫道。


        ???????ooé??èμ?????23?o?é1????è¥?è£?è??è?????????ˉ????????????????è??è????????è???????????é??é??????¤???o200?¤??? ???

        主持人陳赫和岳云鵬的西裝設計圖,每錄完一期,設計師皖蘇的相冊里都會多出200多張圖


        作為一檔購買了版權的節目,SNL在中國的播放量突破了十億,賀曉曦卻被問道:“《周六夜現場》為什么沒有《吐槽大會》的成績好?”


        對于這個結果,賀曉曦的心態是“批評我們都看到了,以后會做得更好。” 少有人讀出這背后的無奈——論投入和成本,《周六夜現場》幾乎是《吐槽大會》的兩倍,對于制作方而言是有形的壓力。


        時間緊、投入重,評價卻不如《吐槽大會》,那么笑果為什么要為 SNL 下注心血?賀曉曦在和鈦媒體的一次長談中表示,


        “SNL就相當于世界杯,你不可能不參加世界杯吧?”


        成名之路


        如果沒有《今晚80后脫口秀》制作人葉烽(如今是笑果文化創始人、董事長)開出的800塊稿費,李誕或許根本不會成為一名脫口秀演員。


        時間回到2013年,李誕還是微博上擁有幾十萬粉絲網紅的@自扯自蛋,《今晚80后脫口秀》的主持人王自健邀請他來上海做節目,由于收入比在奧美做廣告高,李誕成了一名脫口秀編劇,并在4年時間里,從幕后來到臺前。


        作為一檔電視節目,《今晚80后脫口秀》的收入不太樂觀,節目在2017年12月14日播出了最后一期,雖然在當時并未引發熱烈反響,但李誕、池子、王建國、史炎、思文、程璐、梁海源等《吐槽大會》核心編劇團隊們已經在這檔節目中小試過牛刀。那時的李誕被大家叫作蛋蛋,關于他的槽點是:“眼睛太小。”“頭發比人紅。”


        把脫口秀節目放到網上,未必不會受到年輕人的喜歡。


        這在《今晚80后脫口秀》播出期間就有跡象。觀眾都把資源傳到網上看,電視沒有人看,李誕和王建國還在節目中就此開過玩笑,兩個人假裝抱頭痛哭,哀求道:“觀眾朋友們,你們就看看電視吧!”


        山不轉水轉。


        后來,脫口秀真的成了一檔網綜,在經歷爭議、調整在騰訊視頻正式上線前,《吐槽大會》的樣片得到了王思聰的青睞,由葉烽、賀曉曦、李誕聯合創立的公司笑果文化也拿到了普思資本2000萬的投資,對于這種全新的網綜形式,即使沒有拿到冠名費,他們也打算燒錢試一把。


         “《吐槽大會》我們做過樣片,也在線下反復演出過。就像《開心麻花》的電影為什么命中率高,因為它的劇本在線下演過一千次,保證出手必中。”賀曉曦在對《中國企業家》雜志的采訪中稱,投資人對吐槽大會的預期是集均播放量2000萬,2017年1月《吐槽大會》上線后,集均播放量超過了1億。


        ??????è?a??????????§??¤§??????

        王思聰與《吐槽大會》


        回看當時的網綜環境,《吐槽大會》就像一顆深水炸彈,周杰、王琳、李湘、李小璐等人設固定的明星來到這里開啟自黑與他黑模式,這對觀眾來說是新鮮而有力的,上一秒你還在發爾康大鼻孔的表情包,下一秒他便站在臺上說“我對你們嗤之以鼻孔”。


        在爭議和碰撞中,笑果也逐漸摸索出了自己的尺度和邊界,避免直接、強硬吐槽一個明星的黑點,避免引起觀眾的不適,吐槽中帶著寬容和愛。


        李誕作為節目的幕后編劇和常駐卡司,他的個人形象也與這檔節目深度捆綁,舞臺上的他看起來自由散漫、人畜無害,卻總能說出直擊要害的話,讓你在笑過之后還能有些思考和回味。


        “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需要勇氣。”《吐槽大會》的slogan也在某種程度上反射出笑果在內容制作上的護城河,為每一期到來的嘉賓寫段子是編劇們的工作,跟藝人磨合,跟觀眾磨合,寫更好笑的段子是一個不斷精進的過程,并且在中國,真正意義上的喜劇編劇的人數還屈指可數。


        實際上,SNL的編劇遇到的問題在《吐槽大會》期間就有過預演,稿子在藝人那不通過,時間不多了,但要重新寫,“既然來做節目了,你做的是一個產品,是一個娛樂消費品,要放下你的清高,那些藝術家的東西。”李誕曾在對《人物》雜志的采訪中表達過作為喜劇工作者心態的轉變,在高壓環境下,學會取舍與妥協,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編劇程璐在笑果FM的訪談中說,“審美不會出問題,關鍵是我們能做到什么程度。”


        多年的經驗,給了編劇們判斷一個段子講出來“是不是好笑”的專業能力。正因如此,在《脫口秀大會》和SNL口碑不如《吐槽大會》時,他們可以坦然面對。


        但諸多不足,歸根結底還是與喜劇的工業體系不完善有關。目前在中國,看喜劇、制作喜劇乃至普及喜劇,仍不具備“工業化”的土壤。


        “我們就像是在一個只有井水的地方,你要造一個自來水的狀態出來。”賀曉曦在接受鈦媒體專訪時稱。


        從2015年開始,笑果成立一個線下脫口秀品牌“噗哧”,并逐漸把更多的精力投入線下,給那些脫口秀愛好者、從業者們更多參與演出和互動的機會。


        這其中,他們開創了三種形式。


        按照鈦媒體的梳理(下圖),目前有「開放麥」:在咖啡館酒吧等公共場所開辟出一塊小舞臺,給臺下的素人觀眾提供“麥”講自己的段子,隨意發揮;有「校園行」:由李誕池子張紹剛以及編劇們組成的演出團隊去全國的高校巡演,在禮堂跟大學生互動,毫無意外,現場效果最熱烈的是中國傳媒大學;


        還有一種叫做「訓練營」:為想學脫口秀的人們提供一個短期培訓基地,目前有前新東方講師史炎負責運營,并從中選出新的喜劇人才。


        ??¤é????-??????a???????§?oo??£a?????é? ?????a???èˉ?è??è??????¤?


        從喜劇市場的大盤子來看,相聲、小品早有觀眾基礎;《吐槽大會》你可以理解為把脫口秀在中國進行了一波普及。


        而對于最新的深夜喜劇 SNL 所代表的情景劇的推廣,目前更為缺少的恐怕還是“李誕”這樣的代言人。用賀曉曦的說法,“喜劇跟體育一樣,都要靠天才來支撐。”


        ??????éo|?????°??o???????????¥?o??????????@?????§è?±??£?§????

        “開放麥”的現場(圖片來源:微博@噗哧脫口秀)


        《吐槽大會》和李誕紅了之后,年輕人都知道了脫口秀,越來越多的觀眾開始去線下看脫口秀表演。


        但對笑果來說,除了引進新的喜劇形式,他們還想在“只有一口井”的中國,建立一套接近于“體系”的東西。換句話說,在笑果的內部,一直存在“喜劇人口”這樣一個概念。


        如果你因為《吐槽大會》喜歡上了脫口秀,你就是“潛在的喜劇人口”,就有可能來到笑果組織的線下演出當觀眾,甚至是成為一名上臺的脫口秀演員,“天才的誕生都是體系的成功,我們相信有體系,自然會有人出來。”賀曉曦表示。(本文首發鈦媒體,采訪、作者/宮赫婧,編輯/蔥蔥)


        如何定義“喜劇人口”?編劇明星的極限是什么?在北京的一次“喜劇周末”結束后,鈦媒體與賀曉曦進行了一次長談,我們精選了最干貨的對話原文如下:

        鈦媒體:喜劇的生存需要討好市場嗎,你們有哪些規劃?


        賀曉曦:就是盡量做好,沒有討好市場。這個東西的邏輯做調整不是說我要討好市場,是我們也知道,可能那個東西做得不夠好,那我們努力去做到。


        目前中國喜劇就是這個程度。之前中國全部挖下來,就那么多人,美國是幾萬個人,日本是幾千個人,他當然容易出很好的喜劇了,它底層不一樣。


        我們是希望說今年啟動,比如說我們這個節目得5分也好,6分也好,明天可以往上走嘛。慢慢慢慢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往上走,比如工業體系越來越成熟,我們總有一天會做到8分、9分的時候。


        鈦媒體:您是怎么理解喜劇行業的發展邏輯的?


        賀曉曦:它和體育行業有幾個共同點,其實我們都在期望越來越多的天才來支撐。這兩個行業都是靠天才來支撐的,或者最頭部的,最TOP的人支撐著。天才的誕生并不是單體的成功,其實所有的天才的誕生都是體系的成功,它是比例的問題,其實是概率學的問題。


        鈦媒體:您怎么看李誕的成功?


        賀曉曦:李誕的成功,就是從個體上來看都是必然的,從大范圍來看,都是概率學的問題。你回頭可以看李誕的很多特質,注定他一定會成功。


        鈦媒體:他之前在節目里說,收入基本都上交公司了。


        賀曉曦:脫口秀演員的話有一半你也不能信吧?(笑)


        首先,當然最早我們也有來自其它經紀公司的模板,但實際上也是在調整,而且我們也鼓勵他們多去(上通告)。我們常拿李誕來開玩笑說,其實李誕現在的KPI,客觀地講,以公司的角度,我覺得他應該越來越紅,他應該更努力地做藝人。就是說:他應該去實現這個行業的極限,他目前承擔的應該是這樣一個責任,他從脫口秀里面走出來的一個這樣的人,他能夠走到多高的位置,我覺得這個其實就代表行業的邊界。


        鈦媒體:藝人經紀會成為你們的重要收入嗎?


        賀曉曦:現在我們也在思考,其實藝人這塊是個特別大的命題,我覺得慢慢我們要去改變所謂的這些,我們都不能叫他藝人,就是我們與喜劇從業者之間的關系。因為喜劇從業者是一個特別長線的工作,我們也要鼓勵他們往前看,而不要急著去做收獲的東西。那在這件事情上就沒有一份合約能夠覆蓋他們最賺錢的部分,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就要改變說,我們應該是給他們賦能的一個平臺,當然我們現在在調整。我覺得這是一個思考的變化。


        我覺得未來我們希望跟所有從業者建立這樣的一種關系,就是最好的人進入我們這個平臺。我們應該鼓勵他把視線放在自己的業務成長上,就是我要成為最厲害的球星,而不是說我現在就很急著把自己的東西套現。因為喜劇這件事情還是一個藝術向的東西。


        鈦媒體:SNL相比《吐槽大會》,制作難點在哪?


        賀曉曦:首先不完全是原來寫段子那一批人來寫,有更多的人在里面,差不多有100個編劇、演員、卡司都在里面。還有再加上,他們不是寫段子,可能還要思考場景化等等這些問題。


        SNL涉及到整個大時間線的調度,以及除了你把本子,你想到以外,你實現,還有周邊那么多工種一個配合的問題,它的調度性會更難,工作流程會更復雜。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SNL的細節,它每次搭景,所有的景后面的東西都是真的,它面包店表演的時候不會放假面包,它要擺真面包,跟店里擺一樣的東西,而且它是3天之內就要實現的一個東西。


        鈦媒體:笑果在其中的角色是什么?


        賀曉曦:笑果組織調度。因為這個東西之前在市面上也沒有這種成熟的體系,等于我們要提出一個標準,去找合適的人把它實現出來,并且我們在這個過程當中要費很大的勁兒去溝通。比如可能以前我是做景的,但第一人家沒有3天做過8個景,第二以前8個景可能就是拿個噴繪,一噴就結束了,那我們會要求實景什么,而且要把光勾出來什么的,對他們的要求也很高。


        鈦媒體:盡量還原原版的品質感。


        賀曉曦:其實美國SNL它是基于整個美國的電視化的工業體系,所以他們做得很輕松的。我覺得這兩個也有相輔相成的關系吧,就是他們不用考慮創作以外的很多事情,就這個事情對他們來講是自然的。就像咱們現在用自來水,你不會覺得說是一個很繁雜的問題,但是我們就像是在一個只有井水的地方,你要造一個自來水的狀態出來,整個團隊的精力其實是容易被分散的。我們只能說這是行業差距,所以我們會比較努力地去彌補它。


        鈦媒體:對SNL這種喜劇形態你們是怎么判斷的?它為什么值得這樣的投入?


        賀曉曦:因為它有趣,本身還是有趣,你把你的想法想出來,你可以把它做到。就像《扎心金曲榜》,以前就是大家隨便唱一唱,兩個人在舞臺上唱唱就結束了。但是你現在把它拍成了一個MTV的手段,很嚴肅的作風,荒誕的事情本身就是喜劇里面很重要的原則,那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充滿著有趣的感覺,而且我覺得像《扎心金曲榜》還有一些場景,還是會被大家記住。


        可能三五年以后,我們能夠做到接近大家心目當中很好的SNL。但它的前提是我們今天在做,而不是永遠坐在這兒等合適的時機,因為等是等不來的。就像今天不管怎么樣,還是有一部分人看到SNL,看到我們的努力,他覺得一些東西很好,他有可能真的在未來三五年開始投入這個行業,慢慢慢慢這個行業的水準才會提高。


        再說,人家做了40年,我今年第一年做。你也不能要求一個剛出生一年的小孩兒,你看人家40歲的同齡人,跟你叫同一個名字,比你厲害很多,它已經如何如何,你為什么不能這樣?那當然,我們承認我們才1歲啊,我們第一年的SNL一定比SNL的第一年要好吧。


        鈦媒體:培養更多的喜劇天才,你們有這樣的計劃嗎?


        賀曉曦:不會,我們不是這么理解的。我們的目標不是在培養一個天才,我們的目標是在做一個體系。就是我們的目標不是為了出天才,我們是相信有體系,自然會有人出來,這兩種邏輯不太一樣。


        線上結構的運營,只是我搭建這個體系的一部分,首先要有一個很頭部的,被人看到的,光芒萬丈的節目,大家才會有機會進入這個行業,它是有光環的,可以牽引人進入這個行業的一個基礎的動力。那你才有機會去建立一個自驅力文化的這樣一個體系,名利雙收的這樣一個體系,這樣才有機會做底層的,更多的人口的東西。


        那不然為什么公司要做這樣的一個“喜劇周末”【鈦媒體注:笑果主辦的一個以脫口秀演出為核心,匯集藝術展、書店、蹦迪、瑜伽等年輕人最潮流生活方式的線下活動】,讓更多的人來現場看,讓更多的人體驗說原來喜劇除了表演以外,還有這么多有趣的連接。


        來現場的這些人真的是很有魅力的,你在這個空間里隨時可能碰見一個“路人”,過一會兒他就上臺在演了一出很好的喜劇給你,這件事情不是很酷嗎?


        喜劇演員也會覺得很酷。你在這個里面可能會感知到這種,他可能會把這種酷借你的心傳遞出去:“我好像有這樣的天賦,我能不能進入這個行業?”這個就是一個很正向的循環。


        鈦媒體:增加喜劇人口是你們最大的命題?


        賀曉曦:喜劇人口如果你把它分幾層。就是說:喜歡看這類喜劇的人,來看過現場的人,有現場登臺的人,和頻繁登臺的人,你可以把他都視作喜劇人口的指標。


        三年前,喜劇脫口秀還沒人看;現在大家都接受了,大量的人被我們的節目激活成“潛在喜劇人口”了。我們就會進入下一個命題:一步一步地讓每個指標上的數量增多起來。你可能看過足球,我也喜歡足球,但我不會踢球,那我如何讓我從一個看球的人,變成一個踢球的人;踢完比賽之后,我變成一個半職業球隊,又是另外一個層級。每個層級都會為喜劇人口提供上升通道和成長路徑。


        最終的節點就是職業球員和非職業球員的區別。我們也在尋找培訓的方法論。


        在國外,美國也好、韓國也好、日本也好,它有比較成熟的喜劇培訓體系。但問題在于說:第一人家是生長了很多年以后,有龐大的喜劇人口的基礎上建立了喜劇學校的體系,所以我們也需要去消化和分解,是不是適用;


        第二,喜劇里面最大的問題還是本地化。就像我們那個《手把手教你玩脫口秀》,它是把里面的梗都要換掉的,不然是沒法教你說怎么說段子。所以我們也得去評估他們的東西,然后我們自己消化完,才能夠往下去建立這個體系。


        我們現在心里面大概有一個培訓體系的框架,但是里面所有的課程和所有的動作,我們都要一步一步地去摸索。我們現在比較有經驗的可能是從三年前,我們一直在做的訓練營,我們會把全國的愛好者召集起來,幫他們完成從零到一的啟動。我們會把這些東西的經驗再提升,再產品化。


        今天你們看到的很多人,其實都是我們這個訓練營出來的,就是我們現在比較有經驗的是在0到1這個階段,但實際上再往上走的幾個階段,目前沒有人有成熟經驗,因為以前都沒有喜劇編劇,全職上班的沒有。


        所以我昨天發朋友圈說,其實這個是我們后面很長一段時間里面要一起去研究的課題和方向,培訓的東西,但我們會覺得它有效果,一定會有效果。

        關鍵詞:李誕 奇葩說 吐槽大會 
        分享到:

        雜志

        在線訂閱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資本與企業的相愛…
        2018年11期
        2018年11期
        中國互聯網從誕生到現在,幾乎徹底改變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 活、…
        2018年10期
        2018年10期
        高瓴資本是一家低調的投資機構,很少對外發聲。同時,高瓴也是一…

        機構專欄

        • 嘉實投資
        • 達晨
        • IDG
        • 弘毅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資中國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京ICP備11038469號
        分享到:
        網站制作:牽億網訊
        一号店彩票

        <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

              <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