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

        網站首頁 > 資訊

        論壇三:傳播“后直播”時代的投資趨勢(影視動漫、網絡視頻)

        來源:融資中國  時間:2017-09-29 10:09  字號選擇:

         

        第三場論壇環節各位討論的嘉賓分別是,湛藍影業董事總經理高海博,華映資本合伙人劉獻民,五牛基金私募股權部執行懂事潘震,龍騰影視執行總裁孫雨,辰海資本合伙人王維瑋,達晨創投董事總經理高洪慶。

         

        以下為論壇實錄:

         

        高洪慶:謝謝大家,很榮幸能夠成為今天的主持人。今天上午吃飯的時候,我跟沙龍主持人交流,他們說做主持人真好,像我們這些沒有什么觀點的做主持人是最好的,所以今天還想跟大家一起討論一下,后直播時代怎么看待影視、動漫包括視頻這個行業,希望大家不要講套話、官話,希望真的能夠成為頭腦風暴和腦力激蕩的討論。首先我們請幾位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和自己服務的機構。

         

        高海博:大家好,我是來自北京湛藍影業的高海博。

         

        高洪慶:你本人就是一個北京電影學院01級表演班演員,與黃圣依、王珞丹等同班,還在北京電影學院任教,很多演員都是他的學生,要不要簡單介紹一下湛藍影業。

         

        高海博:我簡單說一下,因為湛藍影業背靠著我們的控股集團是全產業鏈公司,從IP孵化到制作到最后的衍生產品開發完全把整個產業鏈全部包含在湛藍影業里面,是這樣一個公司。

         

        孫雨:大家下午好!我是來自北京龍騰影視的孫雨。我不介紹自己了,確實不像高總一樣有這么光鮮的歷史,我也不是學科班出身的,我介紹一下龍騰影視是傳統的發行公司,2015年新三板掛牌,主要的業務是影視內容的上游投資和下游發行,我們也做了不少電影作品,包括今年我們也跟北京衛視合作現在開始涉足大型季播真人秀,在《戰狼2》之前有幸跟光線攜手參與了《美人魚》,兩三個月以前還很驕傲的說是中國電影票房冠軍,但是沒想到這么快就被超越了,說明中國電影這個市場不確定性很多。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好的現象,是自己原創影視作品依舊能夠被市場所接受,而并不是說一定是所謂的好萊塢大片。

         

        潘震:各位好,我是來自五牛基金的潘震。我先介紹一下,我們基金主要是投相對中后期的項目,過往投的比較多的是C輪、C輪后期和IPO項目,我們投資的領域主要是文化產業、消費升級,包括醫療健康是我們看的比較多的產業。今天我們談文化產業,主要投的像博納影業、淘票票,還有魔鐵讀書,另外還投了游戲公司等等,這些是文化領域初步地涉入以及布局。在未來規劃里面,我會深耕這個產業做一些價值投資,更多的是會圍繞內容產出和終端輸出,比如說像視頻網站、影院或者互聯網電視等等領域做一些布局,謝謝。

         

        劉獻民:大家好,我是劉獻民。我現在在華映資本,是國內很早就在文化領域投資的人民幣基金,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五期。文化娛樂是華映比較重投資領域,除了文化娛樂以外還有消費、企業服務和互聯網金融。謝謝。

         

        王維瑋:大家好,我是辰海資本的王維瑋。辰海資本是一個新基金,我們是專注做文化娛樂和消費升級的基金,今年初的時候剛剛開始,我們是和貓眼電影一起戰略合作的基金。貓眼最近也在做大并購,我們主要的范圍就是整個泛文化產業投資。

         

         

        高洪慶:謝謝大家,其實大家都是在文化領域里面都投了很多優秀的項目。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達晨,今年也算運氣還比較不錯,今年前8個月有17家公司在A股IPO,今年也是我們的豐收年。在文化產業里面我們也投了很多的企業,包括芒果TV、中國電影,我們也還是堅定地看好中國文化產業領域大的市場。其實剛才融中的研究員也提到了一下行業的情況,我問第一個問題就是說,今年上半年國內電影票房同比只有增長了3.6%,標志著中國電影行業告別高增長態勢。但是就在這個時候,8月份《戰狼2》橫空出世,一下子55億票房說現在已經到了60億票房,還有一個《摔跤吧爸爸》本身人家都不看好的電影,突然能夠爆發性的成為有12億票房,我想問一下幾位,你們怎么看待《戰狼2》和《摔跤吧爸爸》,是一個偶然現象還是必然現象?它們背后的邏輯是什么?

         

         

        王維瑋:這兩個電影我都看了,講一下我的想法。《戰狼2》從整個趨勢來說,我覺得我在年初的時候,就跟團隊說關于電影行業,因為我們投資的方向里面有一塊就是影視相關的內容,我們其實是投電影公司的,所以我們是看這個行業的。我們在看這個行業的時候,也在想未來首先是怎么樣電影制片和出品公司能夠規模化、能夠越做越大?當然從發行、延伸等等來看是一條路,單片預測應該會有片子過30億,上半年也還好,沒想到一下子有一部過了50億。我個人對這兩部片子的想法,我覺得不是非常偶然的東西。《摔跤吧爸爸》我跟他們引進方公司還挺熟的,他們在引進之前其實他們也沒想到,但是做對了很多點,現在中國電影觀眾的訴求和能量是挺大的,也是上半年大家對某些片子的預期沒有達到,大家對好的內容還是比較饑渴和有需求的時候,正好這個時候有好的內容就釋放了。

            

        《戰狼2》按照片子本身的質量來說,是一個票房會很好的片子,但是到50多億大家都沒有想到,各種各樣的原因吧,也有很多人寫過各種各樣的分析,包括感情訴求和好萊塢的東西,包括愛國等等。保持好質量的片子在中國能夠做到10億甚至20億的票房,絕對不是偶然現象的東西,但是你要說過50億票房理論上是要有1.5億人以上看,這個跟檔期都是有關系的,因為理論上要達到這個人口,肯定要下沉三五線城市,必須大家都有時間都有合理的檔期。

         

        高洪慶:你是怎么看這兩部電影?

         

         

        高海博:這兩部電影我也都看了,我覺得這是一個中國電影發展趨勢,只是比我們預計的時間來的更早了一點。我們當時預計在2019年,中國票房一定會單片達到50億以上,沒想到2017年一部《戰狼2》達到了55億,這是比我們預期早一點的,同時也是對電影事業的一種鼓勵和鼓舞,讓我們做電影人更努力的往前沖。我覺得剛才咱們說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咱們再分析兩個片子。在之前有一部戲在中國也是一部家喻戶曉的叫《泰囧》,我不知道大家看完之后有什么感覺,我覺得也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問題。徐崢當時拍找投資的同時是非常痛苦,剛開始談3000萬左右但是沒有人給他投,但是當他上映的時候為什么說一部成功的片子叫天時地利人和,為什么《泰囧》占據了所有元素,當它上映的時候躲避開了成龍大哥的《十二生肖》,把檔期鎖在了當時不被看好的圣誕檔,當時上的時候他要感謝一個人就是馮小剛老師,那個時候上了《1942》,那種情緒的時間段上,大家更希望有歡樂的東西帶給大家一起歡笑,所以《泰囧》延續到后面又出了一個拍子叫《血滴子》,一個香港導演,大家看的時候覺得在這個時間段還是希望看歡笑的片子,《泰囧》票房還在延續下去,最后又誰上了一個片子徐崢,又要感謝他,就是《大上海》,《大上海》還是一個不是喜劇類的片,《泰囧》票房持續走高我覺得跟天時地利人和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反過來還有就是《夏洛特煩惱》當時也是一樣,當劇本出來的時候,作為哥哥說我給你看一下這個東西到底怎么樣,看本子的時候說這個本子,我說這是本子嗎?這是一個電影劇本嗎?這個話劇我看不懂,怎么來導呢?當時我看的時候確實提了好多意見,他也在不停地拉投資,后來終于找了錢有了投資,開始拍,這部戲拍了無數次,殺青無數次、補拍無數次,但是導演和編劇對于藝術創作上有自己的追求,再加上《夏洛特煩惱》上映之前他們參加了春晚,有一定的人群,再加上《歡樂戲劇人》在前期宣傳力度上又加了一個熱度,當我第一次看樣片的時候,我說只要是觀眾采納你的風格,我覺得票房一定會上來,只要觀眾帶進來這首先第一場車戲我就告訴你我不是一個很正經的東西,觀眾只要帶著放輕松的感覺來看就OK了,所以這部戲也成功了。《戰狼2》看的時候我也很爽,從去年的一部片子《湄公河大案》我看的時候很爽,尤其一場戲在長安街進到公安部十里拍攝的時候我覺得中國的電影在進步,加上《戰狼2》出來的時候,《戰狼1》看著還沒有什么感覺。

         

        高洪慶:你能不能預測一下,明天有一個大片也要上映了叫《空天獵》是寫空軍題材的。

         

        高海博:我希望晨哥的戲,票房能夠大賣,我會去支持。

         

        高洪慶:下面聽一下孫總的想法,你在這個行業也是資深從業者,我想聽聽您真實的想法,是偶然性還是必然性?或者從這樣一個現象里面,你能夠找出怎樣底層邏輯?

         

         

        孫雨:這個問題其實本身也很多人問我,但都是私下場合,這是我第一次公開場合跟大家講,所以這個問題也確實不太好回答,我覺得就是客觀講從兩個不同角度。首先站在影視行業職業經理人角度講,我們在任何時候還是應該保持冷靜樂觀,因為像印度電影在過去十年里發展本來就很快,印度也是成為亞洲寶萊塢非常大的電影制作基地,印度電影人也很厲害,他們本身的創作行業和表演功底本身就打磨了很久。我認為有一兩部片子很成功也很正常,因為這個事情本身就是大浪淘沙,引進這些片子里面有好的、有壞的,或者說有成功的、有一般的,本身也是一種投資行為,從引進來角度講, 也是希望多引進一些片子,多引進的片子中總有成功的,跟投資電影一樣投一個風險比較大,連投幾個可能會出現《戰狼2》這樣的片子。

            

        《戰狼2》站在職業經理角度講,我們看到票房以后首先在檢討自己,為什么當時我們判斷力是不是出了問題,我們自己也在檢討。其實你這個問題問我們,我們也在自己問自己,他為什么有這樣的票房情況。但是客觀角度講,我覺得肯定還是有很多因素決定的,因為我們拋開民族自信心,就是民族情節,從電影重工業的角度講,作為觀眾電影,重工業程度與好萊塢的《變形金剛5》還有很大差距,這個毋庸置疑討論。人家的票房也沒有這么高,而且這么高的票房在中國產生以后,據說也排在全球電視票房歷史的多少大了。站在觀眾的角度講,觀眾還是很希望看到能夠觸及到心里情感、能夠觸及到淚點的。印度《摔跤吧爸爸》電影本身就是能夠打動人的電影。

         

        高洪慶:我想聽到你的干貨,你覺得《摔跤吧爸爸》本質上來講認為是小眾電影還是大眾電影?

         

        孫雨:雖然是一個類型片,但是本身還是大眾的情感有感動的。當時其實國內也做過像《親愛的》這樣的片子也很成功。

         

        高洪慶:我想補一個問題,如果說小眾電影或者類型電影像《摔跤吧爸爸》有十幾億票房,你怎么看待網絡大電影未來?

         

        孫雨:我認為首先網絡大電影要搬上大銀幕,然后拿到標去上本身還需要轉化過程,現在我個人是這么看的,網絡大電影受眾群跟進電影院受眾群不一樣。先不說制作質量,從題材選擇上網絡大電影跟上院線電影不一樣,這也跟審查制度有關,首先第一個,如果哪一天網絡大電影想走上大銀幕選材、尺度各方面,起碼在中國上大銀幕這需要一個本質的變化。大家也知道網絡大電影哪些題材點擊率比較高,但是我們說中國恐怖片電影市場沒有這么大,就是動作片各方面火爆一點,當然情感類是OK的,但是情感類不是每個都火,所以我就說網絡大電影,我覺得是這樣,這是后續我們要討論題材,網絡的媒體屬性本身跟大銀幕就不一樣,做網絡電影的我個人覺得沒有必要指望他一定要上大銀幕,因為術業有專攻,因為細分市場還是需要比較優秀作品,在網絡上看電影的人未必會走進電影院看電影,受眾群未必一樣,所以我認為倒是可以像咱們說的百花齊放,但是各自專攻自己做好自己的東西題材、類型、風格不一樣,但受眾群認可是最關鍵的。

         

        高洪慶:您講的特別好,通過我們對中國消費階層和消費習慣的觀察,我們一致認為事實已經發生了,包括大眾媒體也好、大眾偶像也好,包括大眾品牌也好都會慢慢的消亡,我們上次跟吳曉波老師有交流,他認為未來10年70%現有品牌會消失,所以現在的網紅電商、社交電商為什么會起來?預示著還是個人品牌和個性化時代的到來,所以我覺得更多的小眾電影通過網絡一定會起來的。

         

        孫雨:從您的角度講,現在互聯網的時代媒體也在進行轉型,媒體之間也在相互融合。

         

        高洪慶:我的判斷在今天這個時代再也不能出現劉德華、鄧麗君、李宇春這樣的超級巨星,已經完全不可能出現了,只有可能出現一些薛之謙,有一部分人喜歡的人就夠了。

         

        孫雨:這也正常,因為影視藝人互相替換,今天你聽到我、明天我聽到你也正常。

         

        高洪慶:下面我想問一下劉總和潘總,大家知道現在影視產業包括無論從IPO還是定增來講,可能沒有以前那么順暢,很多人說需要一些創作指導,你怎么樣看在這樣一種政策的形勢下,對影視行業投資尤其是現在注重實體經濟脫虛入實,你怎么看對整個行業的挑戰?

         

         

        潘震:目前因為我們現在主要除了投資一些影視公司股權,也包括剛才提到還有影視資金,也投了一些影視項目。跟高總提問的一樣我們還在聊,比如說如果按照現在的監管政策,因為相對來說,基金投的IPO項目更多是會考慮在A股上市后退出,或者說在精品小而美企業跟龍頭企業并購,IPO政策對投資的回報來說有非常大的影響。根據我們目前對現在已投企業的跟蹤和了解,目前如果我們投的一些企業有一定規模,能夠有比較長久的持續盈利能力,并且能夠在自己的細分市場持續發展,并且能夠不斷的并購自己產業鏈上下游,或者說在自己的產業里面不斷深耕,能夠有非常持續的發展能力,這一點來說在IPO申報當中會是比較看重的因素之一。相比影視來說,因為我們也做游戲領域投資,在游戲公司上市過程中會碰到更多的類似問題,所以我們投資的一些游戲公司目前更多會有并購或者其他的上市方式,這一點來說尤其像剛才融中集團研究員演示的,基本上大的份額就是騰訊和網易,真正留給二線或者留給目前沒上市的游戲企業生存空間就是30%-40%,對他們來說并購退出并不是無法接受的退出方式,這也是政策帶來在行業里面的影響。

         

        高洪慶:你的意思是怕業界波動比較劇烈,或者業界波動不可預測的企業影響大一點,對一個真正的能夠持續產生優質內容的公司影響是不大的。

         

        潘震:沒錯,可以這么說。在影視產業鏈條上目前因為重點是前端內容端,擁有一些比較好的IP,具有非常高的能力具有IP開發和制作能力這類企業比較看重。另外是相對中后端出品或者是終端流量水平,所以我們布局這幾個領域比較多。另外在影視產業里面相對來說,做影視制作公司非常多的中小型,或者說具有一定的制作能力但是還沒有到行業龍頭水平公司,這些我們會重點挑選一些具有自己核心價值和核心能力的公司作為估值點,而不是泛泛的投這類的企業。

         

         

        劉獻民:雖然華映不是專門以后期影視公司投資為主的基金,但是其實我們在投任何階段項目的時候,在退出這方面的考慮都是必須同時思考、同時考慮的。我個人的想法或者說,我認為影視公司最主要的,如果是專門說純粹的影視制作和影視出品人公司來說,首先一定是公司,而不是一兩部好的內容出品方。首先是好的公司,好的公司意思就是有好的機制、好的生產體系能夠保證出品質量比較好。另外生產方式相對來說,比較適合工業化的生產,這樣的話相對來說概率會高一些,但是我個人覺得您剛才的那個問題,在退出這方面的考慮,從退出的現狀來看,如果是影視類或者說內容類的出品制作公司,我覺得并購應該是比較主流的退出方式。只不過在市場的某個階段,對這個限制比較多,但并不是說不允許,而是因為它能夠往更好、更健康的方向發展。剛才幾位嘉賓也說了,肯定不是說希望波動特別大的類型公司,所以其實也是說,還是要看首先是能夠出品好內容的公司,公司是最重要的。

         

        高洪慶:謝謝劉總,剛才的討論我覺得也是特別有意義。其實我們剛才嘉賓室幾個人也在討論,我覺得作為真正優秀的公司,大文化產業也好、影視動漫產業也好,包括視頻行業也好,什么叫好的公司?我們有一個結論,就是叫能夠持續產生優質內容的、自帶流量的在我們眼里就叫超級IP,只有能夠持續產生超級IP并不斷變現的公司,無論是脫虛入實、沖淡實體經濟,我覺得對于文化產業而言,無論是投資還是IPO退出是沒有太大影響的。

         

        下面我想問第二個問題,講到后直播時代,大家都知道去年開始2015年、2016年直播大戰,每年都有各種各樣的戰,以前百團大戰、直播大戰、共享單車大戰,現在說無人貨架大戰,我們其實也在討論,為什么會有各種各樣風口出現?我們幾個人也在開玩笑,有些公司投資邏輯不一樣,他們習慣于制造風口,沒有風口他們會很焦慮,所以就制造了很多的風口,對于直播行業而言今年有幾個標志性事件。第一個是2月份光線直播倒閉,后來映客被收購,整個直播行業包括研究報告里面提到,大量的同質化內容和占用客戶太多時間的商業模式都是耍流氓,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直播行業進入到了另外一個階段,同時大家要看到淘寶直播發展的非常非常快,京東里面也有內容把直播+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變現方式,包括陌陌,陌陌市值為什么會突破性增長?我覺得最早的原因也是加入了直播工具在里面。我就想請問一下,你們怎么看待直播行業的未來、怎么看待直播行業工具屬性還是平臺屬性。

         

        王維瑋:我是這么看的,我覺得首先直播是一部分,然后我們在看直播平臺的時候因為陳海投了熊貓TV。投熊貓TV的時候其實沒有當做直播平臺來看,傳統意義上直播平臺兩種類型,一種是荷爾蒙直播就是為了交友、社交,還有是內容項當然現在排在第一的是斗魚、熊貓,大部分是從電競開始轉到娛樂內容。但是我們看這個平臺的時候,當做娛樂內容平臺,大家看到包括斗魚、熊貓都有錄播節目,再往下其實會有短視頻,后來會有自制,到后來跟他們PK就變成A戰B戰甚至今日頭條,我聽說他們內部也要做長視頻了,所以會很好玩,你會看到,后來所有內容大家都想占有用戶更多時間,到最后不管形態是怎么樣,當然荷爾蒙直播是另說,凡是內容取向的直播。

         

        高洪慶:我還是很直接的問你,你看好映客和花椒嗎?我希望你明確的回答我。

         

        王維瑋:他們未來做的好我還是挺看好的,所有的直播到后來要么是為內容付費,要么是為內容轉發出來的商業行為付費,就是剛才您說的包括淘寶直播轉商業的,直播、短視頻、錄播和長視頻之間的界限比較模糊,大家看淘寶和京東上面很多的視頻其實不一定是直播,因為直播有時間的限制。直播講同時在線其實是非常高的,因為有時間上的限制而且跳過了以后看不到前面,但是短視頻可以,錄播短視頻有一個差不多的體驗,但是在商品上其實對互動要求是比較低的,只有在需要互動的時候才有直播。剛才你說直播是工具還是平臺,我是這么看,凡是成為平臺的東西有兩種方式可以吸引用戶,一種是平臺上獨特的內容,我覺得長視頻平臺都是有獨特內容,平臺本身是沒有黏性的,我今天要看《白夜追兇》只能去優酷看,下一步告訴我《無證之罪》在愛奇藝,我想看這個就去愛奇藝不去優酷了,優酷對我來說沒有任何黏性的。什么樣的平臺有黏性?B站有一點黏性,除了最早有獨特內容以外,有社區氛圍,我在上面有朋友、有大神,平臺唯一能夠留住用戶的除了優質內容以外就是社區氛圍和社交關系的,這也是為什么YY做教育有點二,因為其實大家在教育內容。剛才您說直播是共聚還是平臺,我覺得要看怎么做,如果是基于內容并且擁有內容能夠沉淀社交關系我覺得就是一個平臺,如果做不到這兩點我覺得要成為一個平臺的可能性比較低。

         

        高洪慶:你投熊貓TV邏輯更多看是內容平臺而不是直播,校長其實也有很多優質內容。

         

        劉獻民:直播出來的時候,我個人看法,它其實是一個工具的,只是用戶和內容生產方更直接或者更互動的方式,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應該是一個工具,到后來有無數的直播工具出來再往后就是會有走在前面用戶數量最大的,我覺得一定是這樣。因為最開始的時候是個工具,但是實際上用戶在這里面消費的東西,或者用戶在這上面獲取的東西是內容或者說心里的某種滿足,是為了滿足心里的某種需要,有可能是內容的需要有可能是其他方面的需要,所以采用消費直播的方式。如果是這樣的話,將來我覺得更多的還都是往內容更加豐富、內容更加多樣化,而且吸引多的內容,因為用戶本身對內容需求發展也是不斷進化、不斷多樣化的,所以我覺得更多的應該還是內容化和多樣換,這樣才可能成為一個平臺。如果還是純粹單一的秀場直播方式,我覺得應該滿足某些用戶是OK的,但是只是更多的是工具,其實很多從工具屬性來說,電商平臺增加了直播內容本身也是工具化的表現,而且像電商平臺或者其他你說的平臺增加直播內容,不僅僅是增加直播內容是視頻化的方式,原來以圖文為主要信息傳播載體,現在更多的大家都應該認識到更多是往視頻化的方向發展,直播只是往視頻化方向發展一種而已。

         

        高洪慶:你怎么看待陌陌引進了直播以后股價大漲?

         

        劉獻民:對陌陌來說,原來純粹社交方式來說很難更好的在線上沉淀下來更多的消費方式、消費內容或者交易形式。因為直播的形式給原來的平臺增加了更多的交易,而且交易的體量在那兒,所以我覺得增加了更多交易的方式,甚至就是更多的交易以后,我覺得自然而然在他的體量之上,在他身上有更多的交易,這自然而然價值是增長的。

         

        高洪慶:你們基本邏輯認為無論是工具屬性也好還是平臺屬性也好,直播還是要產出真正優質的內容,一定是內容為王。下面再問一個新問題,我想在最短時間之內把你們腦子里面的聰明智慧挖出來。下面談論的話題是內容付費,大家一直講知識付費、內容付費包括從邏輯思維的得道和商業內刊,其實現在已經放棄了付費進入了免費階段,你們怎么看待知識付費和內容付費的商業變現方法?

         

        潘震:我非常支持商業付費方式,之前提到的直播也好,體育直播+游戲直播+各種泛娛樂,從剛開始的網紅主播模式帶來新經濟過后,進到硬實力比拼,更多是前面兩位嘉賓提到核心內容的水平。如果說在各種平臺上的內容能夠帶來足夠的吸引力,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觀眾購買以及進入付費模式,目前來說付費模式主要在直播領域,是禮物的模式,更多相當于是間接的貨幣支付帶來收入。我個人覺得未來更多是PC級發展,這樣的話會帶來更多精品制作,我剛好在幾個禮拜前給我兒子買了一個直播產品是全球十大博物館直播,你每天定時下午三點有一個人帶你看世界各地博物館,小孩子看的非常有趣,這是一個很好的業務模式,我也愿意。我看到線上買的時候有小幾萬人買了這個產品,單獨一價不貴應該是小幾十塊錢的單價,對于絕大部分人都是可以接受的,這種新的模式其實我覺得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包括00后或者更多養成付費模式的人群去接受這樣的方式。另外一個在線視頻網站,因為我們也有做投資電影電視劇包括網絡劇,目前其實有一個趨勢就是已經比較明顯。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在線視頻網站能夠支付的一些買片水平,已經接近甚至超過傳統平臺的支付力和購買力水平,我們目前投資的電影電視劇比例,因為我們覺得電影風險更接近于早期VC,或者說天使輪,所以我們投資比例大約是7成左右,剩下網大和電影是在3成左右,整體來說我們看到在購買的過程當中,傳統電視臺包括四大衛視和央視,和我們現在主要的幾大視頻網站,越來越多的是視頻網站購買能力會越來越強的優勢在。相信經過若干年的發展,到未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或者說95后,他們從一開始就是能夠接受付費模式的,這種習慣從一開始最早接觸網絡、接觸移動網絡就有這個模式,所以未來的趨勢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采用這種付費的模式,是直播也好或者視頻也好這方面的內容,關鍵還是看內容制作精良水平。

         

        高洪慶:我前段時間碰到一個95后的年輕人,他就跟我講說我是網上只要有VIP的,網上或者各種各樣APP有VIP會員的我都買一遍,一共花了不到2000元。只要有VIP服務我就買,我在線下2000元我是屌絲一個,到哪里也不可能坐頭等艙進VIP貴賓室,但是我花2000元到任何一個APP里面都很厲害,我都是一個超級VIP。那天晚上我就想了很久,我覺得這背后的邏輯是什么?還是因為將來這就是知識付費和內容付費非常典型的案例。為什么要付費?因為付費才有特權,這才是年輕人消費的趨勢,只有你付費了才有很多特權。剛才我們講的白皮書一樣,只有付費的東西為消費者節約時間,為消費者提供他最需要的內容。

         

        潘震:還有是隨著技術的發展,因為買的東西還可以3D看,隨著將來技術手段提升給你帶來更好的觀影效果,相信付費空間還是存在的。

         

        孫雨:我覺得本身這個現象我自己很支持,而且我本身也是愿意買單的人。像您說的,我覺得不光是我,您說的未來90后、95后、00后這種個人選擇性很難做,大家都是有自己的需求、有自己喜好,現在付費的東西增加了一些選擇性,我想看、不想看,我為我不想看的行為買單,當然一定是相結合的能看到,傳播屬性肯定是廣而告之,所以我說未來付費一定是趨勢,而且這個我覺得是現在大家已經逐漸接受了。五年之前不是很接受付費率不高,最近時間發展這么快了,以后1995后已經有消費能力了,他們是很接受的,他們愿意看那些想看的東西,不想看的東西他們覺得最好不要看,這樣避免了平臺強暴他們的收視,這個我認為是很好的。而且站在內容投資者角度,也是從某種意義上講,對我們的工作前期付出的心血也是最直接的回報,因為現在廣告投放分散了,媒體太多了,所以在單一的媒體上沒有那些傳統的幾大衛視、央視廣告投放都在下降,這樣的話所謂貼了廣告的模式,目前為止很難對精品內容回本,肯定還是需要以付費,然后廣告有效補充形式,才能讓內容生產者活的下去,要不然我們花很多精力和金錢做了很多內容,不賺錢,扛不住。

         

        高洪慶:我其實很認同你的觀點,我們也有這方面研究,作為內容生產者而言其實只有三種變現方法,第一個是廣告,一定是有天花板的。第二個就是電商變現,電商變現這條路企事業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我覺得有一點我們的判斷是說,將來5年以后付費比例占的很高,現在只有5%慢慢可以占到20%、30%,這塊一定是有。所以我們還是認為一個真正的優質內容,消費者是愿意買單最怕把消費者騙進來了,消費者覺得你的東西真的不值錢。我有一個比較典型的案例,就是樊登讀書會,就是為知識付費,一天1塊錢一年365塊,但是基數太大了。對他來講就是一天一塊錢能給你講幾十本書,這本身就是優質內容,就像孫總講的一樣,真的有些好的優質內容,無論是對于內容創作者,還是消費者來講都是很有意義的。

            

        我這邊特別想跟大家交流另外一個案例,我們投了一家企業跟影視文化一點關系都沒有,我們投了一個家裝企業叫愛駕生活,這個企業干嘛呢?一般現在消費者覺得我們家里買房子只有兩種方式,要么是精裝修房要么是毛坯房,精裝修房消費者是沒選擇的,所以他們做了一個新的模式,就是給你更多選擇標準化的相對個性化。像一般的家庭是請不起設計師的,設計費一百萬,買房子一百萬,他們想了一個特別好的方法,把這些戶型和房型分類,請全世界最有名的設計師設計方案,設計完了之后放到數據庫里面去,只要消費者選中就給一千塊錢,只要有一萬人選你就有一千萬,包括北京不是很出名設計師傅一一套方案就能得到一千萬,這也是我們講的知識付費或者內容付費典型,這種付費消費者是看得見的,我有這樣的房型,可以請一個設計師,他也很有面子,這一定是未來的趨勢。

            

        我想問高總另外一個問題,我昨天在飛機上看到一篇報道說,現在開始要限制片酬了,你怎么看待這個事情?說中國片酬是全世界最高片酬的地方,你怎么看?你當初是作為德藝雙馨的男演員怎么看待這個事?

         

        高海博:沒事跟孫總開玩笑的時候,我就跟他說,有機會再回歸到當演員階段,但是我覺得片酬確實現在很高,我們那時候雖然不高,但是在我那個時間段覺得拿的很滿意了已經。我從臺前轉到幕后,當演員拍戲的時候很多人覺得演員很辛苦、演員不容易,演員要背好多臺詞,我覺得那是我的專業,我必須要這么去做。但是當真正你步入到拍攝現場的時候,其他有好多各行各業工種,咱們說在劇組最低的就是場務兄弟,我一個人站在水里面拍戲,但是身邊有好幾個場務兄弟拿著燈光板舉著燈陪著我站,一個演員下來一大堆助理下去幫著他擦汗。這幫場務兄弟沒有直接就下,導演喊開始,底下全部站好,導演喊開始的時候演員才往這邊走,反過來想他們拿的價錢跟演員價錢相比,我覺得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我那個時候當演員,別人采訪我你累嗎?我說我真的不累。

         

        因為我覺得像影視藝術永遠把它歸結為兄弟藝術,其實做影業的人跟跟其他行業不一樣的是,我們更有江湖信息,我們更重的是情感交流,不是你多么牛、多么有錢就怎么樣。我能在電影學院有一幫特別好的朋友,在這個圈里有特別好的演員,我那個時候我和我自己同學,賈乃亮當時非常有名,做《爸爸去哪兒》回來,我覺得他特別合適,我就找他,劇本都沒有,只有大綱。在他們家門口坐著,他不回來我也坐著,反正他們家有人供我車、沒事陪他女兒玩,反過來回來之后,他跟我談了七天就說我答應你,但是你一定要把劇本搞好,就是內容為王的過程。

         

        我們這個行業為什么說是江湖氣息?現在我們從臺前到幕后,更希望演員片酬下來,希望我回歸到演員的時候,希望我的片酬已經上來了,有點漫長,但是制作方壓力很大,每做一部戲,所有的風控湛藍影業一部戲,風控部門寫不同的報告對每個市場研究,到底這個項目達到什么樣,我們利潤達不到的時候寧愿放棄這個項目,寧愿不投這個項目也不想把它投沒了,證明我們還能持續發展。現在尤其影視劇是高度資源整合集中的一個項目,所有的人員都在一個項目里面,最后一算利潤比到底能達到多少其實就是我們投資人想做的事。你說片酬對于我們的壓力,一個演員在現在一部戲里面我覺得能給,我導戲的時候整個預算我說這點錢要撐20集我怎么撐下去?不是一個導演沒有想法,不是一個藝術工作者不想拍好一部戲,但是真的在客觀的因素特別多的情況下我們也在退。比如說這個戲原來檔期定20天我希望你能給我40天,那拍攝方法就不一樣。現在觀眾欣賞水平提高會覺得這個拍戲方法是電視劇版權,為什么?沒有辦法只能那么拍,不能一個全景掉一個對切就拍不完再拿幾個軌道推一推再慢慢拉一拉那全需要時間,一個變化燈光布置上就得4個小時以上,我沒有那個時間,你再拉一點時間制片人來了為什么完不成,怎么樣。有的時候我當導演也很糾結,我作為影業負責人來說投錢也不會這么壓導演。

         

        高洪慶:我建議很多導演自己做做演員,很多演員自己做做老板。

         

        高海博:真的對,我還有一個同學黃圣依,原來是一個演員我們一起拍戲,兩年前拍一個戲的時候我第一次感受到我說你怎么在現場也沒有什么聲音了呢?你也不著急了。她說對啊,因為黃圣依從演員也做了老板,從老板也投了戲那時候是跟宋小寶的戲。她說做制片人我特別累,現在懂得主創部門的辛苦我們就沒有資格。因為演員拍完戲往下一坐就結束了,全場主創人員沒有一分鐘停止,不停的在干活,當她再上來的時候覺得我等了這么長時間應該往上上,黃圣依就是從演員做到老板,從老板做成制片人,所以在現場再也不說著急趕緊拍完了。你剛才說的話特別對,把這幫人拉到幕后從幕后變成前邊中國的電影市場和電視劇市場,就是影視市場一定會非常好的。

         

        高洪慶:好的,因為時間的關系我覺得我們爭取準時結束。我們最后一人講一句好不好?

         

        王維瑋:我們反正專注在文化和消費升級賽道上,希望給行業創造價值。

         

        劉獻民:我們也是希望為市場上文化娛樂未來更規范的發展或者更健康發展出什么樣的力做什么樣的貢獻、做什么樣的幫助,我們都愿意盡力做。

         

        潘震: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好作品,有越來越多的好公司成為我們的標的。

         

        孫雨:我希望站金融和產業行業有機結合,我們一起共同見證中國影視文化的偉大復興。

         

        高海博:特別感謝主辦方給了這次機會跟大家一起交流,我希望湛藍影業能在未來半年里給大家做出更好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夠關注湛藍影業。

         

        高洪慶:我覺得消費升級一定是從有形商品到無形產品消費,所以我們堅定的看好文化行業,堅定的看好影視動漫、堅定的看好視頻行業。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無論是制作人還是內容創作者還是投資人一起為中國的文化產業繁榮做出我們的貢獻。時間到了,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幾位非常精彩的演講,同時也為后續的市場提供了非常樂觀的前景、看法和分析。海博總也提到了做演員非常不容易,我沒有做過劇組但是我覺得做會議也是挺難的,也是為所有的會務人員鼓掌,在我們享受精彩論壇的同時他們也在背后默默為我們付出,謝謝你們,謝謝。

         

        本刊記者整理,未經客戶審閱

        關鍵詞:直播 
        分享到:

        雜志

        在線訂閱
        2018年12期
        2018年12期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資本與企業的相愛…
        2018年11期
        2018年11期
        中國互聯網從誕生到現在,幾乎徹底改變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 活、…
        2018年10期
        2018年10期
        高瓴資本是一家低調的投資機構,很少對外發聲。同時,高瓴也是一…

        機構專欄

        • 嘉實投資
        • 達晨
        • IDG
        • 弘毅投資
        首頁
        股權投資機構
        LP
        行業
        新金融
        會議
        會議報名
        往屆回顧
        定制活動
        推薦會議
        研究
        榜單
        報告
        招聘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版權所有:融資中國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北路霞光里18號佳程廣場A座20層D單元  合作熱線:010-84467811  備案號:京ICP備11038469號
        分享到:
        網站制作:牽億網訊
        一号店彩票

        <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

              <dl id="fkt0x"></dl>
                <dl id="fkt0x"><menu id="fkt0x"></menu></dl><mark id="fkt0x"><code id="fkt0x"><track id="fkt0x"></track></code></mark>
                <dl id="fkt0x"></dl>
                  <div id="fkt0x"><tr id="fkt0x"></tr></div>
                  <dl id="fkt0x"><menu id="fkt0x"><small id="fkt0x"></small></menu></dl>

                  <div id="fkt0x"></div>